不给烟草企业留后门,《慈善法》中对于烟草捐

2019-09-21 作者:党建工作   |   浏览(82)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今日召开媒体发布会。公共卫生和法律领域专家、学者及控烟工作者认为,《慈善法》条款文本表述本身对烟草捐赠行为的约束极为有限。对于烟草慈善捐赠,应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采取一致的立场,即在《慈善法》中明确规定“禁止所有烟草慈善捐赠”。

图片 1 慈善法

我国政府作为《公约》的缔约方,承诺遵守并施行《公约》条款,决心优先考保护公众健康的权利。我国正在制定的《慈善法》对待烟草捐赠理应与《公约》持同一的立场——禁止所有的烟草捐赠。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近日首次审议了慈善法草案,草案中禁止宣传烟草制品的规定获得普遍认可。

公共卫生专家分析,《慈善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的以下表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利用慈善捐助,宣传烟草制品及其生产者、销售者等法律法规禁止宣传的事项。这一条款虽然禁止利用慈善捐赠宣传烟草,但仍旧不够全面且存在矛盾:

有专家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这将有利于推进控烟进程,应进一步完善草案,明确规定禁止所有烟草企业慈善捐赠,不给烟草企业留后门。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吴宜群研究员指出,此条款列举的不得通过慈善捐助所宣传的烟草元素种类没有完全体现《公约》禁止“所有”烟草赞助的明确要求。如前所述,“烟草赞助”“不仅包括对特定烟草制品的促销,也包括对一般烟草使用的促进;不仅指有有促销目的的行为,也指产生促销效果或可能产生促销效果的行为;以及不仅指直接促销,也指间接促销”;“‘烟草赞助’定义包含‘任何形式的捐助’,即财政或其他方面的捐助,不论该捐助如何或是否得到承认或公之于众”。《慈善法》中对于烟草捐赠的禁止性规定理应完整体现这一精神。

然而,关于禁止烟企捐赠的观点,也遭到部分网友反对。他们认为,对烟草企业捐赠不应“一棒子打死”,捐赠行为完全可以不冠名、不传播,慈善事业需要方方面面给予关注和支持。

控烟专家指出,《慈善法》第八十四条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捐赠财产用于慈善活动的,依法享受税收优惠。境外捐赠用于慈善活动的物资,依法减征或者免征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基于此条款的规定,如果不全面禁止烟草捐赠,该规定将使得烟草公司在借慈善捐赠树立、宣传企业品牌、促进烟草使用之后,还能享受税收优惠。这显然与《公约》要求相左,也不是《慈善法》的立法者所希望看到的,更与“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精神相违背。

慈善不得损害公共利益

《慈善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捐赠人对其捐赠的慈善项目可以冠名纪念,法律、法规规定需要批准的,从其规定。因此,如果不全面禁止烟草捐赠,则该法无疑提供给烟草企业通过向慈善组织捐赠留名从而营销烟草的机会。

在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于秀艳看来,烟草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合法却致人患病死亡的产品,对烟草的控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防其对人体健康危害的进一步扩大。

公共卫生和法律领域专家建议:

“烟草制品十分特殊,属于国家允许销售的商品,但是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却是不争的事实。对烟草制品的正面宣传,或多或少会扩大烟草行业的发展,甚至为烟草企业正名。”北京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说。

1.第四十三条第二款“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利用慈善捐赠,宣传烟草制品及其生产者、销售者等法律法规禁止宣传的事项”。修改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利用慈善捐赠,宣传烟草制品及其生产者、销售者和利益相关方,禁止一切直接或者间接从事促进烟草使用的行为”;

“烟草公司通过宣传和慈善捐赠等方式,努力树立公司的良好企业形象,这种做法现在越来越被广泛用于体育、文化活动等。”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控烟专家吴宜群举例说,比如烟企向公共或私人机构进行慈善捐助,向社区、卫生、福利或环境等组织提供资金捐助或实物捐助等。

2.在第十章法律责任第一百零五条中增加:

我国在10年前就已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公约第十三条规定,缔约方应广泛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

慈善事业是公益性社会救助事业。发展慈善事业,对于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提高全民健康素质、缓解社会矛盾、构建和谐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慈善事业与烟草危害,一个有利于人民健康、有利于社会文明、有利于环境保护;而另一个则有悖于健康宗旨、有悖于社会文明、有悖于国际《公约》。坚决杜绝用有害产品的销售利润玷污慈善事业的初衷。

“作为公约缔约方和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政府有责任也有义务禁止所有的烟草企业慈善捐赠。”吴宜群指出,烟草业的赞助实质上是“裹着蜜糖的毒药”,很多善良的人以为这是善款,事实上,所有的捐赠都是在推销卷烟。

吴宜群建议,《慈善法》有关烟草赞助的禁止性条款,要以全面禁止所有的烟草捐赠为基本原则。她说,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不应该失信于国际公约。每个中国公民、每个有良知的社会团体,特别是具有善心的公益事业承担者,有责任、有义务帮助人民远离烟草,拒绝烟草捐赠。

“通过慈善活动,企业一般可以获得双赢。一方面对社会作出贡献,另一方面也使企业及品牌得到社会认同,获得商业利益。”但于秀艳同时指出:“烟草商做慈善,即所谓的承担社会责任行为,却只有单赢。因为社会对于烟草企业及其产品、品牌的认同度越高,意味着人们越愿意接纳烟草制品和吸烟行为,从而更多地消费烟草制品,导致社会危害的增大,最终获益的只有烟草企业单方。”

于秀艳称,慈善活动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这是慈善法的基本原则,而烟草商的慈善活动,表面上看似乎有益社会,实质却恰恰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慈善事业应有利于人民健康、社会文明和环境保护,而烟草则有悖于健康宗旨、社会文明,有悖于国际公约。”张建枢强调,应当坚决抵制烟草企业打着慈善活动的幌子为自己营销,保持慈善事业的纯净。

法律禁止烟企任何宣传

慈善法草案第四十三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利用慈善捐赠,宣传烟草制品及其生产者、销售者等法律法规禁止宣传的事项。

“慈善法草案将禁烟事项写入其中,是一种明确的信号,宣告了我国对烟草企业的一种立场,也是对国际公约精神的一种态度。”于秀艳说。

张建枢指出,今年9月施行的新广告法对禁烟宣传作出严格规定,包括公益广告。此次慈善法草案将控烟内容以立法形式体现出来,是十分有意义的。这既是对我国控烟政策的积极回应,又响应了国际号召,对此应给予积极评价。

“同时,我们应当认识到,烟草宣传涉及领域十分广泛。用于直接或间接推销烟草制品或促进烟草使用的,任何事件、活动或个人的任何形式的宣传都应包括在内。”张建枢说,烟草企业的任何宣传都是从其自身利益角度出发的,所以其任何宣传都应当被法律禁止。慈善法应当更加严谨,防止烟草企业钻法律空隙。

吴宜群指出,应当禁止直接或者间接从事促进烟草使用的一切行为,但是草案中的规定只有第四十三条有所涉及,这显然是不够的,还需要其他条款加以完善。

厘清慈善营销是非边界

慈善法草案第九十三条规定,捐赠人对其捐赠的慈善项目可以冠名纪念,法律、法规规定需要批准的,从其规定。

“慈善项目以烟草企业或商标等冠名,会起到宣传烟草的作用。尤其是对希望小学等进行慈善募捐的时候,冠以烟草企业的名称,部分群众及在被冠名学校上学的适龄儿童易被误导,从而认识不到烟草的危害。”张建枢解释说。

吴宜群也认为,如果不禁止烟草企业捐赠,无疑会给烟草企业通过慈善捐赠留名达到营销之实提供更多的机会。希望慈善法草案有关烟草企业捐赠的条款,要以全面禁止所有烟草企业捐赠为基本原则。

“政府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和措施,例如提高烟草税价等,以政府财政的形式将烟草收益统一用于整个社会,而不是任由烟草商直接将钱用来为自己及其产品买名声。”于秀艳说,政府必须采取综合控烟措施,才会取得成效。

不过,记者了解到,很多网民对禁止烟草企业捐赠表示反对:“对烟草企业慈善‘一刀切’禁止,未必是正确的姿态。慈善作为一项全民参与的社会化和公益性事业,没有理由拒绝一个合法企业的慈善捐赠。审视烟草企业捐赠行为,必须厘清‘慈善’和‘营销’的是非边界。”见习记者 朱琳 记者 张媛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党建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给烟草企业留后门,《慈善法》中对于烟草捐

关键词: